抑肝法与疏肝法有何不同

01-02  1693  来源:网络 

肝属木,乃曲直之脏。无刚不直,无柔不曲,是肝为刚脏,亦是柔脏。肝主曲直和调,刚柔相济,肝气条达,疏泄正常,如易患肝经疏泄太过之病,此多由暴怒伤肝,或肝郁气滞发展而来,其证多见急躁易怒,头昏目胀,胸胁胀痛,心烦不眠,夜梦纷扰等。如易患肝经疏泄不及之病,此多由情志不和,郁怒伤肝所致;其证多见精神抑郁,情绪消沉,忧愁善感,胸胁隐痛等。

抑肝能使直变曲,疏肝能使曲者变直,所以,抑肝是为肝气过旺而设,疏肝是为肝气不畅而立,两者虽都是治疗肝气疏泄失职之法,但却有本质的区别。倘若混淆不清,每多误治。

辨证施治肝之疏泄太过,证如前述,横逆犯胃,又可致胃痛呕吐,宜平肝降逆、和胃止呕,宜用旋复代赭石汤治之;肝气化火而乘胃者,其证呕吐泛酸,心烦口苦,宜清肝和胃,当用左金丸治之;肝气犯脾,可致腹痛腹泻,宜抑木扶土,可选用痛泻要方、芍药甘草汤;肝火侮肺,则咳逆胸痛,宜泻肝火以保肿金,可用泻青各半汤(黄芩、栀子、桑皮、地骨皮、甘草)加减治之;肝火上逆,迫血妄行,可致上窍出血,宜直折火势,可用当归芦荟丸治之;肝气过亢或化火生风,则惊厥,宜用镇肝 息风汤治之。

抑肝方中所用之主、辅药多为苦寒(如左金丸之黄连、泻青各半汤、当归芦荟丸中之黄芩、栀子),酸敛(如痛 泻要方、芍药甘草汤 中之白芍),重镇(如 旋复代赭石汤中代赭 石、镇肝息风汤中之 代赭石、龙骨、牡蛎) 之品。取其苦能泄气、 酸能敛气、重镇能平 气之功效。

肝气疏泄不及, 郁而不达,证如上述, 宜疏肝解郁、理气止 痛,用柴胡疏肝散治 之;木不疏胃,则更见 脘胀不适,纳少无味, 宜加具有疏肝和胃之 药,如佛手等;肝郁致 脾气不运者,症见腹 胀便溏,宜疏肝健脾, 上方中加白术、茯苓, 即可对证;肝郁挟痰 者,其症尚有咽中若 有异物,吞之不下,咯 之不出等,宜加半夏、 厚朴;肝郁而致血滞 者,其证多见肝经部 位疼痛,按之更剧,可 随症选用血府逐瘀 汤、膈下逐瘀汤。

疏肝方中主、辅药,都属辛香之品。取其辛散理气之功效,能使曲者变直。

总之,肝气太过,其治多用苦、酸、重镇之药,儿宜随证选药,灵活组方。肝气不及,多用辛香走窜之品,并据兼证而加味治之。病证不同,用药大异,若两相反用,必助纣为虐。 (陈国华)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