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四叶汤” “全神”精气足

2015-12-30  2841  来源:网络 

  “一花四叶汤”让您达到“全神”状态;养生且莫贪生;养生贵在识度与守度。  专家简介  裘沛然(已逝)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市中医药研究院终身教授,2009年被授予“国医大师”称号,在中医基础理论、各家学说、经络、伤寒温病、养生等诸领域颇有见解,尤其对内科疑难杂病的治疗颇具心得。  中医  名家讲坛  裘老虽从医七十多年,但对养生之道,不甚讲求。养生保健方法,如太极拳、健身操、气功静坐,均无雅兴;食品营养、药物进补,也无意尝试……那么,他的养生奥秘究竟在哪里呢?  “一花四叶汤”让您达到“全神”状态  裘老提出一个著名的概念,即“全神”,他所说的“全神”是指“神明”的妙用。作为万物之灵长,人类的“神”是最全面的,人体的生长壮老以及气血精髓的充养、喜怒哀乐的调控、对外界环境的适应等诸多生理活动,无不依靠“神”来主宰。它具有自我调节、自我修补、自我适应、自我控制四大功能,而这四大功能只有在精神不受损害的情况下,才能充分发挥作用。因此,要想身强体健,首先要“全神”,而要达到“全神”状态,必须运用各种修身养性、澄心息虑的方法,使心态保持恬淡宁静。裘老开出了一张精妙方剂——“一花四叶汤”。一花,指身体健康长寿之花;四叶,即豁达、潇洒、宽容、厚道。  豁达:即胸襟开阔。裘老说:“荣华富贵有什么好稀罕的,即使你多活几十年,也只是一刹那,任其自然,何必强求。”人只有具备了裘老这样“富贵于我如浮云”的豁达胸襟,才能看淡得失、心平气和、形神康泰。  潇洒:原指清高洒脱、不同凡俗之意,而裘老意为轻松、舒畅,即充满生机、超越自我、身心愉悦,从而有利于健康。  宽容:即宽恕,能容纳他人。裘老认为,宽容待人是一种美德,也是处理和改善人际关系的润滑剂,不但能使人心宽体胖、气血调和,而且对于社会的和谐也有重要意义。  厚道:即为人处事之道要敦厚、仁厚。裘老经常强调,厚道对维护和培养人身元气有重要作用。厚道最为重要的就是做人要仁厚、乐于助人、扶危救困,同时要常怀感恩与报恩之心,多帮助他人。  养生切莫贪生  裘老有诗云:“养生奥指莫贪生,生死夷然意自平;千古伟人尽黄土,死生小事不须惊。”  裘老在临床实践中,观察到有不少危重病人或身患绝症者,凡能坦然自若、乐观开朗地面对病情、积极配合医生诊疗的,大多抗病力增强,元气逐渐恢复,病情渐入佳境,甚至完全康复。而越是忧愁、恐惧、怕死的患者,则精神崩溃,气血耗散,病情常加速恶化。  所以,人不必刻意地去追求健康长寿。从容、淡定、坦然地面对生活,品味人生,乐天知命。  养生贵在识度与守度  度是衡量一切事物轻重、长短、多少的统称,它包括理度、法度、制度、气度、节度等,做人的一切,都得有个度,养生也不例外。  裘老说,孙思邈提倡“饥中饱,饱中饥”,此为饮食之度;汉代华佗主张“人体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耳”,此为劳逸之度;《黄帝内经》载,“起居有常,不竭不妄”,此为房事之度;《论语》载,“唯酒无量不及乱”,此为饮酒之度;“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此为理财之度;“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此为精神文明之度;“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此为做人之度。  儒家所倡导的“中庸之道”,是指无过无不及,处理事物要恰到好处,这是把握“度”的最高准则。《黄帝内经》曾提出“生病起于过用”的观点,如饮食过饱、情志过用、劳逸过度等均可成为致病之因。裘老提出的养生贵在识度与守度,就是“中庸之道”在养生理论中的具体应用。王庆其李孝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