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络的作用

08-24  2153  来源:新浪博客 

经络是藏象系统不可分割的部分,它包括经络与穴位,没有了经络,藏象也就是存在了。那么经络在藏象系统中有什么作用呢?

通道作用

在《黄帝内经》中,经络最明显的作用是通道,它是人体气血运行的通道,就如同城市中的输水管道一般,将气血输布到全身。《灵枢·本脏》说:“经脉者,所以行气血而营阴阳。”经络运行的气分为阴阳,阴者乃源化水谷,阳者乃发于经络。

经络除了作为气血运行的通道,它还是传递信息的通道。在解剖生理系统中,信息的传导都通过神经,它分为两个方式。一种方式是下传,大脑将发布的信息通过神经向全身传导。一种是上传,神经系统将搜集到的信息向大脑传导。

经络的功能与神经有共同之处,它也是信息传导的通道,不同的是,神经是解剖系统信息传导的通道,而经络则是藏象系统信息传导的通道。一方面,五藏神将发布的信息通过经络传导于全身,调控着整个藏象系统的运行。另一方面,经络又将本系统和解剖生理系统的状况信息传回五藏,为五藏的调控提供依据。

穴位是经络上的信息端口,《内经》说“所言节者,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神气”就是经络中运行经气的总称,它包括气、赤精、神。经气通过穴位到达身体各部位及表面,十二正经的经气通过穴位注于络脉。根据中医的整体理论我们认为,穴位是经络(第二生理系统)的门户,是经气进出的端口。

穴位有四大功能:

一、穴位是经络之间经气转注的出入口。

人体除了十二经、奇经八脉外,每一条经都有许多络脉,经气必须通过穴位流通到络脉中,它也是络脉回流经气的进入口,完成全身经气的周流不息。

二、穴位是经络的对外接收器。

经络气门随太阳的运行节律而开闭,说明经络穴位有调节第二生理系统与宇宙自然的功能,经络通过穴位,直接接收来自宇宙的精气。但不受欢迎的宇宙精气(邪气)也通过穴位进入经络,导致疾病的发生,“客者邪气也……邪循正气之所出入也”,即邪气通过穴位进出经络。

三、穴位是沟通第二生理系统与肉体解剖系统的端口。

经气对肉体的荣养功能就是通过穴位来实现的,穴位就象是个喷泉,将对肉体解剖系统有用的物质喷射到五脏、六腑及全身。同时,穴位也通过回收经气感知来自肉体解剖系统的疾病信息。

四、穴位是第二生理系统的对外感知器,它感知 外来的信息。

就如同两个人有信息交流一样,两个独立的第二系统之间,也有相互沟通的需求,即两个藏象精神主体之间也会发生沟通。沟通的双方以气的方式进行交流,而交流的门户就是穴位。事实证明,孪生同胞之间、母子之间、父子之间等有一种超乎人们想象的感知力,就是由于他们有更加相近的信息沟通渠道,即使远在万里之外,也能相互感受对方。

我们应该明白一个事实,当中医面对病人的时候,表面上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而实际上却是两个藏象系统的对话。所以,如果将针灸治疗比喻成一场两个主体的对话,可能更接近中医的原理。

我们认为,针灸实际上是一种信息的传导术,它与气功的治疗在原理上完全一致。施针者在了解了病情之后,将他所了解的信息通过针刺传导给病人的藏象系统,但最后进行治疗疾病的,并非是施针者本人,而是病者自己藏象强大的调节功能。

从《内经》的记载看,针灸的最终作用对象不是穴位,而是通行于穴位中的经气,故《内经》说“凡刺之道,气调而止”、“刺之要,气至而有效”。针灸十分讲究“得气”,得气的感觉有酸、麻、胀等。所谓的得气,我们理解为施针者与经气建立了某种联系,即施针者将信息传递给经气,并得到了经气的回应。没有回应的,就没有疗效。就如同打个电话让对方办事,对方不接电话,或者电话总占线,这事自然就办不成。

所以针刺五要的第一要领就是“治神”,意思是针灸不治病而治神,即针灸的最终目的并不针对疾病,而是针对对方的藏象五神,针灸就是要“合形与气,使神内藏”,这样身体上的疾病就自然治愈了。

施针者“得气”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选择穴位的正确程度,而主要取决于施针者自己的修为程度。施针者的修为指的是“天人合一”的程度,我们认为,所谓的“天人合一”,指的就是人体解剖系统与藏象系统的沟通程度,本质上是两个精神主体(大脑精神主体、藏象精神主体)的沟通程度。施针者的修为越高,就越容易“得气”,他传递的信息就越准确、越具体,疗效自然也就越高。《素问·针解》曰:“必正其神……令气易行也。”《灵枢·终始》曰:“必一其神,令志在针。”既施针者有神,就能与病者经气的运行合而为一,这就是“得气”。因此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真正的气功师如果施针,他的疗效要远高于平常人。

从历史上看,古人善针,而后人善药。《内经》有重针灸而轻方剂的倾向。《内经》记载的处方只有十三个,但讲针灸的篇章远多于药物的篇章。《内经》中唯一提到的早期医学著作也是关于针灸的,例如《黄帝内经》中多次提到“九针”、“针经”等早期医书,从篇名判断,它们肯定与针灸有关。马王堆出土的医书也是以经络、针灸为主,而方剂却少一些。所以我们认为古人善针,而后人善药。

为什么古人善针呢?大约是这样的:古代人心态较之后人更朴实,在人性上更加自然。从文明上讲,古人的文明程度不高,正因为文明不高,所以两个精神主体之间的砖墙才没有后来厚,他们更容易使两个精神主体间沟通,达到某种“天人合一”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在施针时,有特别的疗效。后人随着文明的发展,心状越来越不平和,很难达到心神合一的境界,所以施针的疗效比之古代相差甚远,不得不靠药物来弥补。据统计,目前针灸术对400多种疾病有疗效,但有特效的只有40多种。究其原因,可能与文化背景的越来越复杂化有关。

当人们不能普遍达到“天人合一”的某种程度时,即施针者的藏象精神主体与病人的藏象精神主体不能直接对话时,这就需要为针灸建立一套传导信息的方法,这就是刺法,即针刺的具体方法。这有点象海军的旗语,双旗无规则的挥动是没有意义的,当有规则挥动时,就可附加某种信息。针灸也是如此,它通过一套相对固定的刺法,而传递信息。针灸的刺法有很多,如补泻法中就分为开阖补泻法、呼吸补泻法、寒热补泻法、迎随补泻法、徐疾补泻法等等。

这些针刺的方法如果不从信息传导的角度去理解,很难认为它有什么实际的作用,比如说开阖补泻法,它的方法是这样的:当出针时,不用手按住针孔为开泻,而用手快速按住针孔为阖补;当经气来时刺为开泻,当经气去时刺为阖补。在我们针刺穴位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增加什么,也没有减少什么,它怎么可以调节经气的虚实呢?再者,经气虚者,只能用精来补,因为精可化气,不能用针直接来补,这不合中医的整体理论。所以我们只能认为,针刺的方法就是信息传导,经气的调节则是藏象系统本身的功能。

针灸对应的是经络里的经气,人体经络又是一个无环无端的系统,不论从全息论的角度讲,还是信息传导的角度说,只要有强大的信息传导能力,针刺任何一穴都能起到治病的效果,例如针刺足三里,既可以治疗肠胃痉挛,也可以治疗高血压。但正如我们以上讲到的那样,施针者的信息传导能力越来越差,所以只有择其穴位而刺之。

其实不需要医生,我们自己就可以将身体的疾病信息传递给藏象系统,这就是越来越被重视的精神因素。人类的大脑与藏象五神间保持着沟通的环节,这就是奇经八脉,两个精神主体不但在梦里可以沟通,而且在白天也可以沟通(理论上)。所以,当自己得病后,如果能心无杂念,不慌不乱,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疾病的信息就会不断通报给藏象系统,从而使疾病得以自愈。如果慌乱恐惧,反而会加重病情,因为七情可以致病,七情可以干扰藏象本身的平衡、稳定。

经络中经气的运行有自己的节律,分为四季节律,《素问·四时刺逆从论》说:“春气在经脉,夏气在孙络,长夏气在肌肉,秋气在皮肤,冬气在骨髓中”;每月节律,《素问·八正神明论》曰:“月始生,则血气始精,卫气始行;月郭满,则血气实,肌肉坚;月郭空,则肌肉减,经络虚,卫气去,形独居。是以……月生无泻,月满无补,月郭空无治,是谓得时而调之。”每日节律,《素问·生气能天论》曰:“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

施针者传导的信息,也不能违背这些节律,否则会出现信息混乱,或者叫信息不对称。比如说,月满之时,经络通过穴位吸取宇宙精气最多,此时如果你给出个补的信号,就与经络自身的运行相违背了,所以“气血扬溢,络有留血,命曰重实”,自然也达不到治愈疾病的目的。

经络的信息通道作用,也决定了它具有调控解剖形体的作用。经络通连人体解剖系统的全部脏腑和各类组织,这就为藏象系统对解剖生理系统的调控提供了条件。经络将搜集到的解剖形体信息传导给五藏,五藏根据这些信息,通过调整经络的气血,进而实现调控解剖形体的功能。中医的针灸治疗,恰好是利用了经络可以调控解剖形体的这一特点,通过人为的针刺,将信息传导于经络,再由经络传导给五藏,五藏通过调整经络中的气血,正治疗疾病。例如,胃肠痉挛的患者,如果针刺足三里穴,就可以感觉到有一股气从三里穴向上传导,直达腹中,此时痛疼就会消失或者减轻。

通天作用

在整部《黄帝内经》中,我们可以明确看到一种获得精(宇宙生命素)的渠道,那就是通过脾藏从胃中饮食里提取这些宇宙生命素,《内经》中对此有大量论述。除了这个渠道以外,虽然《黄帝内经》没有说,实际上还存在第二条重要渠道,那就是经络系统的采集功能。这大约是人体精气的重要来源之一,为此中医专门有一套理论与之相配合,那就是五运六气理论。

第一个证据就是辟谷食气的养生方法。

古人在长期的养生过程中,发明了一套辟谷食气的方法,就是通过气功的练习,运行经络的周天,然后就可以做到几日不食,或者更长时间的不食。关于辟谷的报道历史上就不绝于耳,不但中国有,外国也有,印度的瑜伽气功者埋在土里,数天不饮不食,还被拍成了电影,身体一样健康。我们承认,在这些报道里面有夸大的成分,但这并不能否定辟谷食气存在的可能。佛陀时代的苦行僧们,还有中国深山里的老道们,他们的饮食标准远远低于正常人的数量,但他们依然健康,有的人还很长寿。

如果人体的精气只有一个来源,即来自于脾藏从胃中饮食所提取,那就没有办法解释辟谷食气这个现实。所以这也可证明,精气不仅仅源于水谷,很可很还有另外的途径。

第二个证据就是《内经》中“呼吸精气”

《内经》讲圣人“呼吸精气”,让人误以为肺藏可以从空气中提取精气。其实我们认为,“呼吸精气”恰恰讲的是经络中气的运行,因为人一呼一吸之间,气在经络中运行六寸。所以“呼吸精气”并不能单一理解为从空气当中吸取精气,而也可以理解为经络在人的一呼一吸之间,从不断的周天运行而获得精气。

第三个证据是《内经》中“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

这里的“服天气”指的就是吃气、取气的意思,《内经》另外言“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正好与此相对。天之五气,就是金、木、水、火、土这五气。但《内经》记载中,我们不知道由谁来食用这五气和怎样“食”用。所以这里肯定缺少了一环节。

由藏象和经络组成的人体第二生理系统,它本身就有从宇宙中直接采集宇宙精气的功能,所以中医专门设立的一套理论——五运六气,来研究第二生理系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来采集宇宙生命素,而且还研究精气与宇宙星空之间的相互关系。

那么经络系统怎样采集宇宙精气呢?通过经络上的穴位。《生气通天论》曰:“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门就是门户,出入的端口,“气门”就是气进出的门户。这些门户随太阳的运行而开合,明显针对的是宇宙空间,气功讲的采外气,也是通过经络上的穴位进行的。

所以我们认为,经络上的穴位是经络系统的对外接收器,它直接采集宇宙中浮动的生命素——精气。由于这些精气来量、方向、构成不同,按照有利必有害的原则,第二生理系统也承受来自宇宙精气的伤害,所以《内经》明确说阳病得之外,“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

经络的开阖问题,似乎可以进一步证明我们的假设。

《素问·阴阳离合论》记载说:“是故三阳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

《灵枢·根结》也记载说“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

但什么是经络的开阖?现代争议颇多。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所谓的开阖是从经络的深浅而言,浅者为开,深者为阖;一种意见认为,所谓开阖没有特殊意思,它仅表示经络中阴或阳气的多少,多者为开,次者为阖,最少者为枢。但那一种意见都没有说明开、阖、枢的生理意义。也有的人认为,所谓的经络开阖枢是古人主观臆断造出来的,其实没有对应的事实依据。

我们认为,经络的开、阖、枢,讲的是经络穴位的三种功能:穴位有“开”功能,它对外开放,做为整个系统的对外接受器、感知器。穴位也有“阖”的功能,阖者关闭也,阖者对外关闭对内开放也。这就是李时诊所说的“内景隧道,惟返观者能照察之。”但也有一部分经络上的穴位并不具有“开阖”的功能,此为“枢”,即像门柚一样,常居此态。

第三节 生生之气

经络是人体第二生理系统的组织结构,它如环无端。但这个组织结构中,如果缺少了经气,就如同一条大河没有水一样,死气沉沉,它就不成为大河了,而是一条干涸的土沟。

经 气

经络不论它像什么,实际上它就是某种通道,而在经络中川流不息的就是经气,经气者,经中之气也。我们将《黄帝内经》中关于经气的论述,再加上我们合理的推论,将经气的构成汇集如下:

《黄帝内经》中在经气的论述里没有神这个概念,但从我们构建的新理论框架中,却必然会推导出“经气含神”这个结论。我们在此前论述气时,已经阐述了这样做的理由。

赤精不是血液

在这个图形中,最让我们为难的是“血”,每当看到这个字,脑子里总是出现“血液”的概念,但它是我们现代意义上的血液吗?现代的研究者虽然没有明确说“血”就是血液,但在论述中基本将“血”与血液同等看待。

其实这个“血”与现代意义上的血液根本就是两回事,有一个十分简单的证据。气血在经络中周行,如果说气血之“血”就是血液,那么就是说,经络就应该是血管。可是谁都证明不了经络就是血管,经络是无形的,血液不可能在没有血管的情况下流动,如果血液流出血管,那是大出血,是要死人的。

再者,中医的理论框架并不是建立在解剖学基础之上的,它的一切概念,我们都不能从解剖学的角度去理解,否则就会背离原意。

为了避免与现代“血液”概念混淆,也为了扩大在社会对中医理论的宣传,我们建议以后的中医教材中不要使用“血”这个概念。使用什么概念大家可以商量,可以争论,我们建议使用“赤精”这个概念。为什么呢?

“血”源于精,即源于宇宙生命素。《灵枢·决气》说:“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为血”中焦就是脾胃,它从人们饮食中化出精,变化而为血,这说明血就是精的一种形式,血源于精。

“血”源于气。上述引文中“中焦受气取汁”,是说血的化生是在气的指导下完成的,所以有阳气化生阴血的说法。《灵枢·邪客》说:“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肺,化而为血。”指明营气与血的生成有密切关系。还有的人,根据上述理论认为,“血”与营气同体而异名,它们的功能都基本相同。

所以,血就是精(宇宙生命素)的一种形式,它同样是无形的,能行于经络当中,故不能将“血”作为血液来理解。从“变化而赤,是为血”中,我们可以将气血之“血”直接称为赤精,即红色的精(宇宙生命素)。

我们尝试着这样来给“赤精——血”定义:赤精是第二生理系统为维护肉体生命而从精中化生出来的一种特殊营养物,它只能被肉体生命所利用,它是无形的,通行于经络当中,营养人体全身,帮助肉体发挥功能。故《素问·五脏生成论》说:“肝受血而能视,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

总工程师

我们在此前,对气的构成进行了总结,气就是精、神的统一,它包括先天之精和后天之精,还有与阳气谐行的精神生命的精神潜流。后天之精称之为阴气,先天之精与神则称为阳气。

先天的阳气在第二生理系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被称为元阳、真气、元气、阳精等,它来自藏象系统本身,《灵枢·本脏》曰:“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也。”这股气功能强大,它能推动经气的运行,它能将精转化为气、血、津。

我们可以将藏象系统——第二生理系统比喻成一个加工厂,而它的总工程师就是藏象五神,而这个加工厂使用的原料则是精(宇宙生命素)。总工程师是工厂里的灵魂,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怎样生产,都由总工程师说了算。工厂的加工程序大约可分三两步:

第一步,总工程师指挥脾藏从人们的饮食当中提取出沉积下来的宇宙生命素——精,这是生产的基础原料。但这道工序效率不高,当第一道加工程序完成的时候,只是得到了一些液体状态原初原料,还不是最后的成品原材料,我们可以将初始液体称为津液。再经过一道深加工,才能得到提纯后的原始材料——精。

当然,从人们饮食中提取的精,远远不够这个工厂的生产,再说从胃里提取比较困难,效率不高,所以总工程师还必须有另外一个获得原材料的渠道,那就是经络。经络按照不同时间(地球四季的变化)、不同地点(地球在黄道中的位置)从宇宙空间中直接提取生命素,这个系统提取的原材料效率高、品质好。

这些提取出的原料,被直接送往五个车间,这五个车间就是五藏,原材料贮藏在五个车间里,以备生产使用。所以五脏藏精。

第二步,总工程师座在控制中心,监控着一排排电脑,当它发现气不足时,就命令某个车间、或者几个车间,将原材料——精加工成气,输送到经络当中。当它发现赤精不足时,也会命令车间(脾、肝、心)将原料加工成赤精,输往经络当中。

第三步,它又命令阴气一分为二。一股气在经络内部循环,以保证经络系统的正常运行,此气称为营气,不分昼夜,在经络中周行不休,每天周行周。“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营气有捍卫、营养两个生理系统的功能,我们可以将它比喻为武装警察部队。

第二生理系统为了确保自己的平衡与稳定,它又命令另外一股阴气在经络外部循环,称为卫气,它日行阳经25周,夜行阴经25周,每日经行50周。卫气的行走路线多有争议,我们认为,卫气行于全身经络外部,只要有浮络、孙络的地方,它都能行走到,这是由卫气的职责决定的。

卫气的主要职责是协调、保卫两个系统的安全,如有外敌入侵,它就会扑上去与敌作战,《素问·疟论》说:“卫气之所在,与邪气相合则病作。”就是指当卫气与邪气打仗时,就是疾病。在战斗中卫气甚至会牺牲(卫气的消耗)掉,《灵枢·痈疽》说:“寒邪客于经络之中则血泣,血泣则不通,不通则卫气归之,不得复返,故痈疽。”不得复返说明卫气被消耗掉了。

它不但歼灭入侵的敌人,它还阻击将要入侵的敌人。现代证明,人体中有一个薄薄的场,古印度说气出体外,形成一个十二指厚的气圈,这就是卫气。所以我们可以将它称为野战军。

中医里还有一组对称的气被经常提及,那就是邪气、病气类。我们认为,中医的外邪,同样是宇宙之精,但却是对于第二系统而言不正常的宇宙之精,在下一章中我们将要谈到什么是不正常的气。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上述的经气,都是被第二生理系统加工过的宇宙生命素,可以被直接利用,中医将这类气称为“正气”。没有被加工过的宇宙生命素,它突破了卫气防护直接侵入第二生理系统或者肉体系统的,中医将这类气称之为邪气,使人致病者就为病气。

当然中医在使用病气时并非很严格,一些由内部七情而导致的疾病,或者由不内不外因导致的疾病,都可以将其视为病气。

正气:对人有利的气、或者被加工过的气。

邪气:对人不利、或者未被加工过的气。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