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瘴气龙州鸡鬼

01-02  3338  来源:《神医奇功秘方录》 

提起瘴气和鸡鬼,这未免参杂上神经的迷信色彩。然而,尽管神秘、诡异,可它们毕竟是现实中的一种病状,切不可小觑之。此病尤以云贵高原为甚,西南、广西,都是它们的猖獗领地,诞生故乡。

广西自古以来被视作南蛮领域,瘴气、鸡鬼的传说甚多。连《三国演义》中都有叙说:“南方不毛之地,瘴疫之乡”。这还不是最早的记载。广西的瘴气,早在唐朝都有记载了。中国文学史上被称作大唐杰出诗人“大小李杜”之一的杜牧,其诗《蛮中醉》中就是描叙广西风土人情,论及瘴气之说的:“瘴塞蛮江入洞流,人家多在竹棚头;青山海上无城郭,唯见松牌出象州。”

那么,什么是瘴气?什么又是鸡鬼?

记得80年代初,笔者多次到千里广西边防前线采访,在龙州县到凭祥市一带,民间至今仍流传着瘴气的传说和鸡鬼的今日故事。都说瘴气是一种神秘的仙巫之气,它发源于南国边关的丛山密林中,这些地方往往山青水秀,腹地深阔,人们初进山林中,都能感受到冬暖夏凉的爽身之气,不知不觉便如身着妖法,飘飘欲仙,走着、走着就身不由己,不知是上了天堂,还是入了地狱。据说在本世纪50年代中,越人民抗法战争中,一次有一支千余人的法军队进入一片山青水秀的越南山地,当时并无战斗,而这千余法军进山后却无人能生还,更神奇的是,他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知是上了天堂,还是入了地狱。当地越南人说,这是瘴气作的孽,瘴气把他们吞噬,把他们化作了山水、浊雾……

在凭祥,在龙州,我国边民更是盛传着龙州鸡鬼的故事,以至我大学时代的边关同学,他们及家人都目睹了这样的鸡鬼患者:一天,一个109岁的老奶,平时只会讲壮话和广东白话,这回却突然讲起了标准的普通话,而且浑身充满青春活力,一边乱喊乱叫,一边狂奔疾跑。家人以为她患了神经病,忙派长跑健将追她,可怎么也追不上她。最后她自己摔了一跤,稍息片刻爬起来,一切又如初,恢复了常态。还有一北方南下的采购员,一天中了鸡鬼的邪,突然讲得一口地道的壮话、越语,而且神态、举止极象几年前死去的一个乡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中了鸡鬼之邪后,手、脚颤抖起来极像鸡爪样,时常还发出鸡的嘶鸣声。边民们解释说,鸡鬼就是活人中了鸡盅,变成了活着的鸡鬼。也有的说是死人的灵魂贴附于活人身上,取代活人原有的思想、灵魂和神态,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这当然是民间的传说,我们要解开此迷,找出对付的策略,必须要拿出科学依据。

于是,笔者请教了有关专家,得出如下的说法,以作诠释。

瘴气,我们的祖先认为是山谷丛林中蛇虺、蜈蚣、蛤蟆等有毒动物死后,尸体在山谷丛林中腐化、烂臭而产生出的一种剧毒气体,人入山林中被毒气侵入体内,便导致发冷、发热、出汗,用不了多久便中毒身亡。而我们今天用科学技术来指导,例确定瘴气实在是一种疟疾,俗称打摆子。

鸡鬼呢?解放前在广西传闻最广的、名气最大的恐怕是龙州鸡鬼了,颇有“鬼出龙州”的吓人势态。从龙州出发,沿左江两岸的民间都流传着古今鸡鬼的故事。他们耳闻目睹,曾描声绘色地介绍鸡鬼有这样的特征:好好的一个人,不晓得怎么搞的,一下子就癫起来,发烧发到40度,讲起鬼话来乱七八糟的,样子癫癫痴痴的,那双翻转的白眼,不停地朝天上乱翻,吓死人了!还有可怕的,他们手发抖,腿打战,撩手舞脚,象鸡爪乱抓东西一样,有的还学鸡叫、讲鬼话,声音特别难听。这是鸡鬼作孽哟,把死鬼的魂勾到了活人身上……科技界、医学界权威人士,对此种鸡鬼现象不能多加驳斥,只能批评道:“有水份。想象力太浓,太夸张。”他们认为,民间流传鸡鬼的故事,主要是缺乏应有的科学知识,不懂得这是一种疾病,一种较之瘴气毒更为严重的疟疾,也叫恶性疟疾。

笔者不敢苟同于专家们的上述观点。据医学界介绍疟疾,以《辞海》为例,云:“疟疾,病名,指寒热往来、发有定型定期者。由于病因、症情不同,前人有诸疟之分:以发热自汗为风疟……感受山岚瘴气而发为瘴疟……以上分类有一定辩证施治意义。临床上痰疟、瘴疟多属恶性疟疾……”。可见,医学上只把受瘴气而诱发的症状称为疟疾,而根本没提及过“鸡鬼”的问题,况且民间说的鸡鬼特征,医学界尚无法解释清楚。最好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否则就会象咒诅奇异功能、轻功气功的人一样,面对现实存在的实况,仍要辩驳这是魔术!岂不令后人耻笑!有些东西,我们今天解释不清楚,可留待后人去研究、发现,大可不必自作聪明,妄作定论。

笔者由此而联想到左江下游的斜塔。从龙州而下的崇左县,顺左江下游两公里处,有一斜塔,解放以来官方一直把它定名为“归龙塔”。据史籍记载,早在明朝洪武四年(即公元1372年),当地官方建造此塔时,老百姓就对它寄予厚望,认为龙州鸡鬼猖獗,但只要过了此塔,就不能再作孽了!这是个什么样的神塔?这不过是普通的土木建筑古塔。它共有5层,塔底直径为5米,全塔高达28米,塔内有螺形阶梯上升,外形成八角面体,塔身呈歪斜状,为国内外所罕见。为何叫它“归龙塔”?官方文体中没见怎么解释。而当地民众则多有笑话之,认为是一个不懂广东白话的官员误把“鸡笼”译为普通话的“归龙”,因为白话中的“鸡笼”与“归龙”音韵极相似,常被不谙白话的外地人混为一谈。在龙州、崇左一带的百姓,基本上是讲白话的,他们祖祖辈辈就称这座歪斜的奇塔为“鸡笼塔”,意思是鸡鬼猖狂到此,已被这象征鸡笼的宝塔将它关了起来,从此再不能害人作崇了!因此,崇左县的斜塔早正为“鸡笼塔”,而不是叫什么洋不洋、土不土,不伦不类的“归龙塔”!

绕了那么一个大圈子,似乎有些文不对题了,可笔者实出无奈,不得不以求实、科学的精神从事著书立说之业,否则人云亦云,害人害已,误人子弟!笔者绕这个弯讲故事,无非要表达三点思想:一、我们尊敬权威,但我们更尊重真理;二、做学问须得一丝不苟,实事求是,切不可一知半解,望文生义;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切不可以己无知,而妄加否定客观事实的存在。

末了,我们究竟应该给广西的瘴气、龙州的鸡鬼下个什么定义呢?换句话说,瘴气是什么?鸡鬼是什么?

我想,下结论似乎过早,我们懂得有这样的病症就行了,一旦患了此病,对症下药便可,大可不必为形式、名称而劳神操心。

在广西民间流传的治疗瘴气、鸡鬼病的有效秘方有二,实在是不难弄到手的普通物。

秘方之一:

常见的空心菜,又名蕹菜,取根茎晒干、研成粉备用。每遇瘴气攻袭,则取25克(即半两)左右搅拌于稀饭之中,每次服一大酒杯稀饭蕹菜粉,次日便能将瘴毒打下去,非常地灵验!外地到云贵、广西边关旅行,切不可忘掉带上此物。

秘方之二:

生长于桂北山区的灵香草,这灵香草又以盛产于金秀县大瑶山里和龙胜县花坪自然保护区的最佳。此草夏、秋收获,取回家放通风处晾干,切记,要晾干,决不可以放在太阳下晒干!晾干后的灵香草,带在身上本身已起到了驱瘴避邪的作用,它还能提神醒脑,护身驱虫。如已中瘴气者,可将灵香草放在患者鼻、嘴处,将香气灌入人体,不时便可战胜瘴疫。

顺便说一句,灵香草还能起到保护箱柜,驱蟑螂、逐百蚁、灭虫蝼等妙用。笔者到花坪自然保护区采访时,一位干部告诉笔者,他家的衣柜、书柜放了几把干灵香草,时近15年了,从无虫蚁和蟑螂蛀食,而灵香草其香如故,妙用不减当初。笔者不信,也采了一把回家晾干,然后置于衣柜、书柜之中,从此任何虫蚁、蟑螂之类的害虫,再无一进柜咬噬。而且至今也快10年了,其灵香草的花香亦如过去一般馨香远播,沁人肺腑,极是爽神!

除上述二秘方外,还有一被称作是华佗医祖绝方的,也是驱瘴避邪的佳方:

蜀漆3克,知母3克,升麻3克,白微3克,地骨皮3克,麦门冬3克,乌梅肉2克,鳖甲(炒炙)3克,萎蕤3克,石膏4克,甘草2克,常山4克,豆豉1克。

以上诸味捣碎为末,用蜂蜜和成丸子,丸子如梧桐(油桐)子般大小,每次食入10丸,日服3次;重病者可于次日加重药量,每次服20丸。据一些民间医生说,此方用后立显功效,是极佳的秘方。

又方:

犀角、羚羊角、雄黄、麝香驱解岚瘴恶气毒极灵验。又用甘草100克加水三升,煮至一升,日分三次服之。

来源:《神医奇功秘方录》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