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医先做人 为医必习文 为医要精术

2016-01-02  1983  来源:网络 

在我国首届30位国医大师中,我与裘沛然的接触算是较多的。记得最后一次与他见面,是在2009年11月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药文化传播中心成立的大会上。没想到,半年不到的时间,就传来了这位老者驾鹤西游的噩耗,感到非常突然和震惊!转眼已是4年光阴,耳闻目见,他的人格精神更加光大,学术传播愈显辉煌,令人欣慰和鼓舞。最近他的高足王庆其教授领衔主编的《国医大师裘沛然学术经验研究》和《国医大师裘沛然人文思想研究及诗文赏析》两本著作分可单列,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裘沛然人生轨迹的艰辛厚重;合则一体,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裘沛然多才多艺的不朽人生。我是将两本书合起来读、合起来议的,故索性把它称作“裘沛然医文研究二书”了!

“裘沛然医文研究二书”,洋洋50万言:医论有临证心法要旨97节、遣方用药经验32篇、诊病治验荟萃24篇,文论有人文思想研究18节、诗文赏析44款。作者除主编本人及其学术团队之外,还囊括了众多医界名流,知名的如陈凯先、严世芸、谢建群等,个个都是声名显赫的学者。两本书珠联璧合、互相呼应,比较全面地展示了裘沛然教授“丰厚扎实的理论学养、活人无数的临床实践、博学多识的儒学功底、能诗善文的艺文才情、高德大义的济世人心”。

为医先做人

裘沛然认为,“从一定意义上讲,医学也是一门人学,所以为医先做人”。因为“医学所研究的对象是人类本身,影响人类健康的因素不仅涉及自然科学领域,而且也涉及社会和人文科学等领域”。“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孟子·尽心下》)因而,医学也是仁学,“只有有德之人,才具有敬业精神,对病家高度负责,拯救患者生命”。裘沛然的一生,是围绕着这条准则做人的。他的这一思想“裘沛然医文研究二书”中辑录和记述有关裘沛然耿直做人而力求和谐、立志救人而厌恶庸医等的大量内容,刻画出了这位堪称中医界“一面旗帜、一座丰碑、一个时代的精神象征”的大医形象。

为医必习文

裘沛然认为,“医学是小道,文化是大道。大道通,小道易通”。“中医学植根于中华文化,两者一脉相承。要研究中国传统医学,必须认真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学习研究中医学离开了传统文化,就不能深刻领会中医学理论精髓的内涵,也无法厘清学术发展的源流和脉络,就不可能真正登入中医学的堂奥”。裘沛然的一生是按照这条路径做走过来的,他所研究和践行的就是如何做崇尚文化的人、研习文化的人、对文化能够传承的人、能用文化促进中医学发展的人的大文章。他的这一思想可从“裘沛然医文研究二书”中找到论据,书中收集和选编的有关裘沛然写诗、凝墨、题签、作文的故事足以让人领略到这位酷爱琴棋书画鸿儒的多面风采:举棋,乃弈坛宿将,还把做人之理融于楚河汉界之间,给他的孙子讲“心浮气躁,焉有不败之理”的哲学(裘世轲《怀念祖父裘沛然》);挥笔,为诗苑奇才,善将豪情壮志、处事感言、亲情交往揉入骚雅之中,呈现出了这位“千年文章葬罗绮,一时诗句动星辰”(程门雪《赠裘沛然》)的学者风范。

为医要精术

裘沛然认为,“医有一定之理,但无一定之法”。“一个高明的医生最重要的是掌握两条:一是识病,二是遣药。即识病要精审,遣药须精灵,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与医学造诣皆在一个‘精’字”。“精诚”为大医的标准:诚是德,精为术;诚是做人之道,精为做医之基。他的这一思想可从“裘沛然医文研究二书”中得到答案,书中汇集和整理的有关裘沛然创立养正徐图法、反激逆从法等的效用和心得,不能不令人折服。尤其是在对于一些大病、难病、危病的治疗上,他能从乱象中抓住主要矛盾,通常达变,灵活用药,获得出人预料的效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清·赵翼《论诗》)一代国医大师裘沛然先生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他的精神不朽、财富永存,这正是中医传承魅力和法要的力量!王庆其教授和由他率领的团队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裘沛然医文研究二书”的推出是最有说服力的明证,希望看到更多的、能像这样反映中医传承成果的大作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