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慢性筋骨病中药膏方

08-28  3279  来源:网络 

膝骨关节炎

主要临床表现为肿胀、疼痛、酸楚,应注重三期辨证。早期以肿胀疼痛、关节僵直为主,滑膜炎病变所致,治疗宜活血利水通络,方用益元舒筋煎合防己黄芪汤、三妙丸加减。中期以关节酸痛为主,疼痛肿胀减轻,平地行走正常,上下楼梯困难,此期主要是关节软骨病变所致。后期以关节乏力,行走酸软为主,主要由骨质增生和骨质疏松病变所致。对于中后期,多以气血辨证为基础,结合脏腑阴阳理论,在调和气血的基础上注重滋阴补阳。偏肾阴虚者宜滋阴补肾,可用益元滋肾煎加减;偏肾阳虚者宜温补肝肾,可用益元温肾煎加减。另外症状较重者可加用通络煎祛瘀通络,三妙丸、三泽(泽兰、泽泻、泽漆)等化湿利水。

股骨头缺血性坏死

以髋部疼痛,关节功能障碍为主要临床表现,常常由创伤、脱位、皮质类固醇的应用及酗酒引起,导致气滞血瘀、痰湿蕴结、肝肾亏虚而发病。施师认为治疗应气血并重、筋骨同治、痰瘀兼祛、补益肝肾。早期以气滞血瘀为主者,应益气化瘀通络,方用益元舒筋煎加减;中期以痰湿蕴结为主者,治以化痰利水通络,圣愈汤合防己黄芪汤加白芥子、制南星、生米仁、炙僵蚕等;后期以肝肾亏虚为主者治以补养肝肾、化瘀通络,方用益元养身煎加减,加用促进骨形成、抑制骨丢失的补肾药。

防治优势

中医骨伤科疾病无论属急性筋骨损伤,还是慢性退行性筋骨病变,其发病机理均与气血失和、经脉痹阻、脏腑失调、筋骨失养有关。因而在发病后,急性损伤经急诊治疗后进入调养康复阶段,此时需要通过调和气血、畅通经脉、摄养脏腑,达到消肿止痛、接骨续筋之治疗及预防损伤后遗症之目的。民间有“伤筋动骨一百天”之说,故而调养时间较长。而慢性筋骨病之发生不仅有自然退变因素,往往还有外邪入侵,脏腑气血亏乏,导致本虚标实的疾病特点,由于这类疾病病程长、病情复杂,往往有多种疾病并存,因而无论是治疗还是预防保健,往往用药时间长,处方涉及面广,需要进行整体调养,多靶点治疗。以上这些骨伤科常见的或疑难的急、慢性损伤性病变,运用一般的内外治疗方法,不仅难以全面兼顾,而且由于患者往往活动困难,陡增就诊之不便。虽然这些疾病病因明确,病机清晰,但是筋伤骨损修复过程又较长,因而选用膏方调治是最佳的方案。

膏方具有整体调摄、攻补兼施的功能,可以做到攻可祛实,活血化瘀、祛痹通络,补可养虚,调中保元、阴阳平衡、脏腑和顺。且膏方服用方便,口味宜人,不伤胃气,往往一料膏方,服用2~3个月,诸恙皆瘥。慢性筋骨病患者冬季服用膏滋又可与冬令进补相结合,一举几得,不仅颈腰四肢关节病痛解除,功能复原,而且气血流畅,肝脾肾滋养,整体健康水平得到提高,精盈气足神清,令许多亚健康状态不治而愈,实现了“治未病”的目的,亦充分显示了运用膏方防治急慢性筋骨病的优势。

医案举隅

沈某,女,58岁,2008年12月8日就诊。

往昔中年备受劳役之累,复感风寒,又失防护,近年体弱,精神少振,颈腰疼痛缠绵不已,每有头晕手麻,两膝痠楚略肿,口干便燥,脘腹作胀,入寐艰难,时有胸闷心烦,苔薄根腻质紫尖红,有齿纹,脉细弦两尺沉弱。MRI:颈腰椎退变、骨质增生、骨质疏松,C4-5、C5-6及L4-5、L5-S1椎间盘突出,黄韧带轻度增生。岁近花甲,天癸已竭、气阴两亏,坎离失济、心神易动,肾精先失、骨髓空虚,复加经脉痹阻,故有诸恙叠见,遂遵谨守病机,必先五胜,疏其气血而致和平之经旨,取千金独活寄生之意加味,相契运用,病证合参,扶正祛邪,以冀培元固本,而得冬令收藏之功。

益元养身煎合天麻钩藤饮加味立方

炙黄芪120克,全当归90克,大川芎100克,干地黄120克,炒白芍100克,软柴胡90克,炒白术90克,云茯苓120克,炙甘草90克,炒防风120克,北细辛90克,羌独活各90克,左秦艽90克,厚杜仲120克,桑寄生100克,肉桂心60克,川牛膝120克,明天麻100克,嫩钩藤100克,生石决200克,炒子芩90克,炒山栀90克,益母草120克,甘杞子100克,夜交藤150克,广木香90克,广陈皮90克,大腹皮100克,大蜈蚣30克,姜半夏90克,全瓜蒌120克,酸枣仁90克,灵芝草100克,吉林参150克,花旗参90克,铁皮枫斗90克,紫河车90克,鹿角胶150克,龟板胶150克,胡桃肉250克,大红枣250克,净饴糖250克,上白冰150克,陈年黄酒500克。

上诸味如法制膏,冬至日始服,每晨晚各一浅匙,开水烊化送下。外感暂停数日,忌生冷辛辣。

2009年12月7日复诊:去岁冬令膏滋调摄,诸恙均瘥,全年颈腰酸楚偶有再现,亦无外感,精神渐振,惟入秋后时有晨起咯痰不爽,唾为白沫,胸闷心悸未见,苔薄质淡,脉细,再宗前法缓缓图治,以冀巩固。

原方加炙麻黄60克,炙苏子90克,全蛤蚧一对,川贝粉50克。

2010年12月10日三诊:连续二年冬令进补、膏方调摄,全年颈腰疼痛少有再现,两膝肿胀已消、酸楚亦少、手麻已瘥,二便调和,夜寐已宁,胃脘尚有时胀、偶见泛酸,苔薄质略紫,脉细弦,气血虽和,肝气未疏,再予原方进益。

处以2009年方加煅瓦楞200克。

按本案为慢性筋骨病之常见颈腰腿膝疼痛之病例,已历十余年、日渐加重,立法用药时顾今虑昔,将其定位为本虚标实,以调和气血、补养肝肾为主,兼顾脾胃、宁心安神、祛风通络为辅,融通内伤外损,连续服用3年,诸恙去之八九。

膏方由益元养身煎合天麻钩藤饮加味立方组成。益元养身煎方由圣愈汤合独活寄生汤组成,具有祛风湿、止痹痛、益肝肾、补气血,主治痹证日久,肝肾两虚、气血不足所致腰膝疼痛,痿软,肢节屈伸不利,或麻木不仁。天麻钩藤饮养阴通络、平肝潜阳,常用于椎动脉型颈椎病肝阳偏亢,肝风上扰所致颈项疼痛、头痛眩晕、血压增高、耳鸣目涩、多梦失寐、听力下降等。方中朱茯神、夜交藤安神定志,酸枣仁养肝血安心神,大蜈蚣活血通络,灵芝草、吉林参、花旗参、铁皮枫斗、紫河车、鹿角胶、龟板胶、胡桃肉固本培元、扶助正气,广木香、广陈皮、大腹皮行气畅中、运化脾胃,以防膏滋补品滋腻碍胃,姜半夏、全瓜蒌涤痰散结,主治患者胸闷心烦。合而为用,心身同治,标本兼顾,使气血和调,阴阳平衡,脏腑安康,诸恙去矣。

二诊经膏滋调摄,诸恙均瘥,精神渐振,惟入秋后时有晨起咯痰不爽,唾为白沫,原方加炙麻黄、炙苏子、全蛤蚧、川贝粉解表化痰、润肺定喘。三诊时全年颈腰疼痛少有再现,两膝肿胀已消、酸楚亦少、手麻已瘥,二便调和,夜寐已宁,咯痰亦已,胃脘尚有时胀、偶见泛酸,故在原方基础上加煅瓦楞治酸,再予原方进益。再宗前法缓缓图治,以冀巩固。

推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