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起于隐喻

2015-08-24  5139  来源:新浪博客 

现代医学认为,癌症是典型的“心身疾病”,即心理疾病与这种疾病有很大关系。我们的认识不能停留于此。不良的心理情绪因素,为什么有时会“专门”造成癌症呢?

哪种人最容易得癌症

我们来看癌症。这种威胁人类生命的危重疾病同其他疾病一样,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诸如环境污染、饮食不卫生、病毒病菌、遗传因素、吸烟酗酒等不良生活方式,过劳、风寒风湿、创伤等等,都可能成为癌症的病因或诱因。

癌症又被现代医学认为是典型的“心身疾病”,即心理因素与这种疾病有很大关系。苦闷抑郁等不良情绪常常是致病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破译疾病密码》的新疾病学理论认为,我们的认识还不能停留于此。不良的心理情绪因素为什么有时不造成其他疾病而“专门”造成癌症,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或者说特殊的密码没有被揭示呢?

这需要深入具体地剖析。

我们先来看一个典型案例。

患者是一位女性,婚后多年夫妻关系良好,是受人羡慕的一对。

变故发生在“文革”期间,夫妻俩一同下干校,由于受“极左”思潮的影响,这位女性曾给丈夫贴过大字报。此事极大地伤害了夫妻关系,以至于“文革”结束后的许多年中,丈夫对她始终十分冷漠。虽然夫妻俩还保持家庭形式的完整,但已经失去曾有的亲密,白天各上各的班,晚上回家照照面,丈夫就去自己的房间读书看报,彼此基本无话可说。冷漠的家庭关系自然对这位女性形成持久的压力与打击。正如前面所述的疾病学理论,她先是患上妇科病,继而是肠胃消化系统的疾病,比如胃炎胃溃疡,比如长期便秘。

她内心“消化不了”这种家庭现状。

然而,这个家庭也就这样维持了下来,她体检也未发现更严重的问题,这是因为她在生活中还有两个重要支撑,一个是上班,一个是带孙子。

但两个支撑又先后丧失。

她先是退了休。对于一个几十年习惯每天上班的人来说,这不啻是一次精神上的重创,她每日待在家中很是郁闷。不久,一直带在身边的孙子到了入学年龄,被父母领走。她的生活一下出现了巨大的空白。与丈夫关系的冷漠这时才真正表现出对她的全部压力。她难以承受但又生性自尊,压抑着不说,只偶尔和女儿慨叹一两句:“活着很难”,“人活着真是没什么意思”。

一个重要的生理现象为这个慨叹做了注释:没过多久她患肠癌。虽经手术药物多方治疗,但一年多就去世了。临终前还对女儿谈到自己很难面对的现状。

这个癌症病例特别令作者注意的是,患者那“活不下去”的内心独白。它有理由让我们想到,癌症作为一种一定意义上的“不治之症”,正是这种“活不下去”的心理语码的象征图画。

妇科病、一般的肠胃病曾经“象征”地诉说了这位女性在生活中感受到的压抑,但由于那时还有上班、带孙子这两大精神支撑,所以,还不曾有“活不下去”的内心语言。一旦两大支撑消失,觉得“活不下去”时,癌症出现了。

有一种失败让人“痛不欲生”

癌症在一定意义上很可能就是“活不下去”这种心理语码的躯体化。

然而,会有很多人说:谁不愿意活下去?我们说,是的,绝大多数人是愿意话下去的,包括绝大多数癌症患者在治疗中都表现出很强烈的求生欲望与战胜疾病的决心。但是,对于有些癌症患者来说,在显意识中,他(她)确实是一方面很想活下去,另一方面潜意识中又压抑着“活不下去”的苦闷。正如上面讲到的这位女性,她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不止一次大声说,她不想死,她要活下去。但同一个她,又在内心压抑着“活不下去”的潜意识。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对立统一着。

人在特别痛苦郁闷时会有“不想活”的内心冲动。当这种内心冲动一旦躯体化为“癌症”时,他也许后悔也许不后悔。但不管怎样,有时后悔也已经晚了,躯体化的疾病有时不可逆转。

作者还想举一个典型案例。

又是一位女性,丈夫在有了第三者后与她离婚。离婚后丈夫很快与第三者再结婚。这对这位女性是毁灭性的打击。她过去身体一直不错,却在离婚后的不长时间患了癌症。得知她病危的消息后,满怀愧疚的丈夫夫立刻回到她身边,除了求医问药付出巨额花费,更重要的是陪在她身边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时日。据亲属说,这位女性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但丈夫最后的守护与愧疚让她得到了极大安慰,离去时很安详很满足。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癌症是因为婚姻失败后“痛不欲生”造出来的,“以前好好的,离婚没多久就得癌症了”。许多人说她真够傻,为了婚姻把命也搭上了,很不值得。然而,如果真正进入这位女性的心理,我们会发现,在有些时候死亡比某种精神上的痛苦更容易接受。人们常说的“死是一种解脱”,在《破译疾病密码》的意义上还是一个特殊的公式。如果一个女人将一生的幸福系于婚姻与家庭,她曾为这个家庭做出了种种奉献与牺牲,她把这个婚姻看成自己人生成败的主要价值评价,看成自己的人格、尊严与骄傲,那么,当她遭受失败的打击时,她肯定难以面对。

人是有心理防御机制的高级生命。

心理防御机制的躯体化就是制造疾病。

当一个人“活下去”显得比死亡更难更痛苦时,潜意识就可能会造出癌症这样的“不治之症”。

比死亡更可怕的“成功焦虑”

“活不下去”的心理感受是多种多样的。

一位公司老总事业有成,表面看来很是风光,但他每天活得很累很焦虑,有时脆弱到不能上电梯坐汽车。到医院去看,自然是焦虑症,还伴有血压高肠胃病之类。但这都挡不住他的野心与贪念。直到有一天,医院检查说他得了癌症,这自然引起家人的恐慌,他本人反而一下安静下来。

事后他对作者说,那时的心理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然。觉得身体都成这样了,就什么也用不着操心了。于是,他把公司业务一一交待给手下,自己专心和癌症斗争。平日里念佛吧,修炼吧,吃野菜爬荒山吧,搞自然疗法吧。总之,一下活得放松了。他甚至能很从容地安慰家人,让他们不必难过。

所幸后来确诊不是癌症。

这位老总在得知自己患癌症时竟然不是恐慌,而是感到放松下来,可见他先前那种高度紧张的压力,那种“活下来”的困难,已经有些超过对“死”的恐惧了。

这个案例中癌症虽然没有出现,但它同样证明,死亡、与死亡相关联的癌症,有时是人“难活”的一种“解脱”。

要真正看到癌症的心理语码。

“活不下去”的心理情结

潜意识不仅制造疾病,还制造疾病的最高形式:死亡。

大量的不治之症、绝症,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是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图画。

也就是说,一些不治之症、绝症,也是我们心中“想”出来的。

特别如癌症,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别有用心”的图画。

我们沿着《破译疾病密码》的思路,很容易在毫无偏见的分析中发现这一结论。而且可以发现,癌症这一疾病,是论证本书理论的典型论据。

一,首先,我们会注意到,癌症是潜意识运用隐喻手法制造出来的许多疾病的延伸与升级。

譬如,潜意识因为有了思想上消化不了的压力,于是用隐喻的手法制造了胃部疾病肠部疾病,或消化系统各种疾病。当这种疾病还未达到目的时,还未能解决思想上消化不了的问题时,而且情况更加恶化时,那么,它也可能恶化,最后演变成癌症,像本章写到的那些女性,由最初的普通肠胃病最后发展为肠癌。

又譬如,一般的良性子宫瘤、乳腺瘤,最初是以隐喻的心理机制造出来以表明患者在家庭生活中的不良处境的。如果这种疾病长期未能解决矛盾,而且事态进一步恶化,心理压力进一步加大,那么,它们便可能演变成子宫癌,乳腺癌。

其余一般疾病演变成癌症的情况,都可以很清楚地说明这一点。

二,在这里,对癌症病人的潜意识分析是分两步的。

第一步,寻找到癌变前疾病产生的心理原因。例如,思想上消化不了的压力,如何具体地制造出了消化系统疾病。夫妻关系、子女关系上的心理情结,如何制造出了妇科病。

这种分析要十分具体,要根据病人本人的回忆、体会,找到令他(她)本人及医生都确信不疑的病因认识。

真正找到潜意识制造疾病的象征意义。

第二步,询问癌变前的那种疾病为何久治不愈。

询问癌变前的普通疾病在什么情况下演变为癌症的。

这是极其重要的。

一般说来,癌症不是突发病,它常常从其他病症演变而来的。有些癌症病人似乎从一开始发现疾病,就已是癌症。那是因为癌症前的疾病未引起注意而已。

如果一种疾病演变为癌症,那么我们把后者称为前者的“终极形式”。而把前者称为后者的“准备形式”。例如,子宫肌瘤演变为子宫癌。子宫癌是子宫肌瘤的“终极形式”。子宫肌瘤是子宫癌的“准备形式”。

三,有些病人承受的心理压力是以突发的、剧烈的、摧毁性的重创形式出现的。那么,潜意识可能在以隐喻手法制造一般性疾病的同时,已经开始制造癌症。这种情况下,癌症来得快,没有太明显和长时间的“准备形式”阶段。

这里有两种情况。

一方面,癌症的种子可能预先已埋伏在健康的躯体内,只不过对于健康的躯体,它可能永远没有萌发的日子。而对于那些心理受到重创的人,就可能立刻被潜意识“直接”哺育出来。

另一方面,一般性疾病突发,迅速恶化,很快“升级”为癌症,这也是可能的。

四,无论癌症是哪种情况,或是有“准备形式”的疾病,“升级”而来,或是似乎没有“准备形式”的疾病,“直接”出现的就是癌症,这两种情况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

相当一些癌症患者心理中都有“活不下去”的情结。都有“不想活了”这一潜在情绪。虽然,我们见到的绝大多数癌症患者都有着很强烈的求生欲望,然而,这只是事情的一方面,只是公开的一方面,只是显意识最容易观照的一方面。只要对癌症患者的生活环境、心理深处做一番细致的调查了解,那么,可以肯定的是:

相当一些癌症患者之所以得癌症,之所以得这种接近死亡的疾病,除了其他原因,还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有“活不下去”的生活因素与心理因素。

也就是说,患者在生活中承受到的那种使他感到“活不下去”的压力,潜意识深处那种“不想活了”的倾向,最终是以癌症这种象征死亡的疾病图画表现出来。

在这里,潜意识依然严格地遵循了制造梦、制造神经症等图画时所遵循的隐喻手法。

五,因此,我们的结论是:

某些癌症患者在生活环境中很可能有“活不下去”的情结因素。

某些癌症患者在心理深处很可能有“活不下去”的情结因素。

而这些因素一般是潜藏的,因为在人类社会中并不是可以自由随意表达死亡愿望的,并不是可以随意表达活不下去的痛苦和不堪重负的困苦的。

人有责任,有义务,有伦理道德规范的各种言行准则。

只有疾病可以自由地制造。

惟有疾病是隐讳的也是自由表达的手段。

作者在对一些癌症病人的考察中发现,很多癌症病人在患病前都有某种极为强烈的“活不下去”的生活原因及心理情绪。

六,因此,在治疗癌症时,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挖掘出患者癌症的潜意识病因。要使患者找到潜意识中那种“活不下去”的情结。不放下这种情结,潜意识中始终压抑着一种要制造死亡疾病的冲动,任何治疗都难以真正奏效。

七,因为死亡的冲动、活不下去的情结更多地是在潜意识中的,所以,我们观察到的癌症患者,大多数都有很高的求生欲望。

求生的欲望与死亡的冲动是事物的两个方面。

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

一方面在制造疾病与死亡,另一方面在追求生命,在与疾病和死亡斗争。

这正是一个完整的人在疾病问题上的完整的心理结构。

绝不应该看到患者那么迫切的求生欲,就忘记了他潜意识中那种“活不下去”、“不想活”的心理。也不应该看到了患者“活不下去”、“不想活了”的心理原因后,忘记了他有强烈求生的一面。越是临近死亡,可能产生愈加强烈的求生愿望。

这常常是启发病人放下“活不下去”的情结,战胜疾病的有力因素。

八,癌症当然还有许多其他致病原因,如环境污染,如吸烟,如遗传,等等,然而,癌症在一定程度上是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图画这一论断是没有问题的。

在潜意识制造图画时,“活不下去”的生活原因及心理隐语起了重要作用。

潜意识非常明确癌症这种疾病的死亡性质,它就是以此来象征“活不下去”,这是非常确切达意的。相当多数的疾病都是为了象征表达患者在某一方面承受不了的压力。当这种压力持续并增加到了使他有“活不下去”这一感觉时,癌症就出现了。

“活不下去”,是癌症出现的潜意识临界点,是人的心理深处感觉的临界点。

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广泛考察,以进一步掌握这里的全部规律。

心能造病,亦能祛病

癌症,被现代医学认为是最难治愈的疾病之一。

我们认为,在一定意义上,癌症应该有更多的预防手段及治愈的可能性。

《破译疾病密码》的理论及分析,或许能使我们对癌症增添一些正确的认识。

第一,癌症既然在一定程度上是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图画,是“活不下去”的心理的生理面貌,那么,预防、根除癌症的方法之一就是要使我们的“心”明白。

健康的心理,健康的生活态度,是预防癌症的有效措施。可以说,把自己的心放平,放好,放在阳光下,就可以很大程度减少患癌症的可能性。癌症,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社会生活阴暗面在躯体上的图画,是心理有严重问题的图画。

第二,癌症是高度郁结的“活不下去”的情绪,或者说“难过”的情绪。

因此,一个人产生这种情绪时,要善于疏导自己,善于使情绪释放出来。而对于家庭关系、人际关系而言,相互之间一定要给予对方以释放各种情绪的条件。这是现代文明──或者说健康文明──应有的起码条件。任何使他人处于绝对压抑的作法,无论是家庭什么成员,社会机构什么成员,都是不人道的。都是没有道理的。

第三,当人有了一种普通疾病后,要善于分析这种疾病的心理根源。要明白自己的潜意识有何目的。这样,就等于与潜意识有了交流。同时,就接受了它的谏劝。就应该对自己的生活及思想有所调整。这样就避免了任何疾病向癌症发展的可能性。

一切疾病都是警告。

疾病的警告常常是逐步升级的。要从最初的警告开始就认清自己。

第四,即使已经发现自己患了癌症,或亲人患了癌症,都不必恐惧。既然心能造病,心亦能灭病。陷之死地而后生。

只要下定决心,“痛改前非”,改变使自己致病的生活方式,改变使自己致病的心态,脱胎换骨,就一定能在各种医疗手段的配合下战胜癌症。

癌症,有时不过是潜在的“难过”情绪郁结出来的。如果真正想活下去,想维护自己生命的权力,那么,放下心来,立地成佛!

要彻底使自己从病人的角色中、情绪中挣脱出来。

癌症,对于一个心地明白的人,并非是最难治疗的疾病。

所谓难治,是因为癌症的心理情结往往比较深刻有力。

放下这一情结,换了思想,那么,癌症起码就失去了心理根源。如果我们又有战胜疾病的决心,那么,大多数早期癌症乃至中期癌症,就有了很大的治愈可能性。

晚期癌症,作为一种生理病变,凝固了较长久的致癌因素包括心理因素,可能有些积重难返。然而,如果一个人确实“痛改前非”,“脱胎换骨”,彻底抛弃自造疾病的心理情结,那么,在各种医疗手段的配合下,同样可以获得更大的治愈机会。

柯云路